「女也」的歌裡,有你想知道的一切

當 2016 年 RCA 唱片公司推出名為「H.E.R.」的新人時,新聞稿寥寥一句「關於 H.E.R. 我無可奉告,聽就對了。」連宣傳照或藝人簡介都付之闕如;收錄七首歌的出道 EP《H.E.R., Vol. 1》封面上,也只有一個黑色剪影,約略能看出髮型與身形。她長什麼樣?幾歲、住哪裡?全是秘密。

「女也」的歌裡,有你想知道的一切

當音樂人出名,他們臉上的痘疤、小時候錯談的一場戀愛就都不再屬於自己。為了不為名氣的黑暗面所累,女歌手 Sia 常戴一頂瀏海超長的黑白假髮;電音雙人怪傑 Daft Punk 認為長相與音樂無關,他們未來科幻感十足的安全帽反倒成為招牌;又有像今年入圍金曲獎最佳新人的 ?te,為了不影響平日醫界工作,大禮帽總壓低到遮掉半張臉。不露臉的出發點是區隔工作與私人生活,卻也是絕佳的行銷話題。當 2016 年 RCA 唱片公司推出名為「H.E.R.」的新人時,新聞稿寥寥一句「關於 H.E.R. 我無可奉告,聽就對了。」連宣傳照或藝人簡介都付之闕如;收錄七首歌的出道 EP《H.E.R., Vol. 1》封面上,也只有一個黑色剪影,約略能看出髮型與身形。她長什麼樣?幾歲、住哪裡?全是秘密。留在歌迷印象中的,是音樂性紮實的磁性女中低音,尤其一首與 Daniel Caesar 合作的〈Best Part〉旋律奇佳,堪稱本世紀最具傳唱度的男女對唱情歌。

This post is for paying subscribers only

Already have an account? Sign in.